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龚政文:当今时代为什么需要忠诚

2015-02-10 11:34:50 来源:湖南卫视 作者:龚政文 编辑:刘飞越
  忠诚是中国传统文化最重要的基本价值之一,屈原“忠而被谤,信而见疑”,仍然“虽九死其犹未悔”;诸葛亮忠于蜀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花木兰代父从军,岳鹏举受母刺字,多少人毁家纾难移孝作忠,其嘉言懿行也都传诵至今。但“五四”以后,“忠”就不受人待见了。到了“文革”,基于个人崇拜的“忠”严重极化和虚伪化(“愚忠”和“伪忠”),更是让它的声誉一落千丈。“红卫兵”的“忠字舞”、“语录操”、“早请示,晚汇报”至今都是一个时代的荒唐象征,而林彪的“万岁不离口,语录不离手,当面表忠心,背后下毒手”更是“大奸似忠”的典型。十年一觉忠诚梦,伤尽士民无数心。于是,“忠”被看成是封建糟粕和极“左”政治,似乎不抛弃它社会就无法进步,个性就不能解放,整个中华民族就不能走向现代化。
  
  这诚然是有道理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民的思想大解放和社会大发展,与破除个人崇拜和封建迷信是有很大关系的。但走向另一个极端以后的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当今社会那么高的离婚率、那么多的“小三”、“通奸”是怎么来的?那么多的诈骗和“扶不扶”是怎么出现的?那么泛滥成灾的“汉奸”言论、“卖国”言论是怎么发生的?与我们把“忠”当狗屎、把“诚”当傻帽没关系吗?
  
  我认为,至少有四种“忠诚”是不能抛弃的。
  
  一是对国家的忠诚。“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爱自己的父母之邦,爱自己的故土家园,无论她富有还是贫穷,无论你对她满意还是不满意,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世界上哪个国家都把爱国当美德,视叛国为重罪。不能因为你对现实有不满,觉得别的国家好得多就糟蹋自己的国家、民族,就恨不能生为外国人或希望“再做三百年殖民地”。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不能批评自己的国家或者政府。
  
  二是对职业的忠诚。忠于职守是做人做事的基本要求。你选择了某个职业,承担了某项职责,就要尽心尽力把它干好,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和职业要求。不能尸位素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当然,这不排除你翅膀硬了可以飞得更高。
  
  三是对组织的忠诚。我是说合法和进步的组织。你既然选择加入某一组织,必定是认同它的宗旨、章程,愿意承担其责任义务。对组织忠诚恐怕是基本的一条。不能端着组织的碗,砸着组织的锅;甚至充当敌人的卧底,专拆组织的墙。
  
  四是对婚姻家庭的忠诚。现在的婚礼都要宣誓,这可不仅仅是个仪式,而是一生的承诺。但相当长时期内,人们不把忠于爱情婚姻家庭当回事。多少人干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事,多少人出轨、一夜情、搞不正当男女关系。有那么几年甚至发展到可以公开带着情人出双入对互相炫耀,带不上一个就不好意思见人的地步。人们曾经以为美国人都是鼓吹性解放的,可到了美国一看,人家非常重视家庭,强调忠实于婚姻。
  
  《绝对忠诚》里的27位科学家,这四个方面的忠诚都占全了。比普通人做得更好的,是他们对这个国家、对科研事业的绝对忠诚。为国家,他们是“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为使命,是“受命之时则忘其家,临鼓之时则忘其身”。这些科学牛人,承担着国家复兴的重要使命,常年在艰苦环境中忘我奉献,几乎不为人所知晓。我们认为有责任将他们发掘出来,传播出去,让他们也风光一把。太长时间,占据媒体高光时刻的,是那些官员、明星、富豪等所谓公众人物,而杨红兵、车著明这些真正的民族脊梁却湮没无闻。这不公平。
  
  有别于一般人物报道的是,这组报道采取了集束式新闻大片的方式,从四月到十月,分三季,系列化,又是主副宣传片,又是每天一评,电视网络平媒一起上,大张旗鼓,高举高打,而且命名为“绝对忠诚”。为什么?因为如前所说,这个社会对“忠诚”的误解久矣,因为这些科学家的精神有这样的高度和纯度,因为他们配得上这样的力度。互联网时代嘻哈之风盛行,解构主义泛滥,各种信息浩如烟海,要建构一种我们需要的主流价值观,就不能过于温文尔雅,过于低调,而要理直气壮地发声,占据舆论场的高地。在众声喧哗中,丝竹之声会被淹没,唯有黄钟大吕的嘡嗒之音,才能振聋发聩,振衰起敝。
  
  不忘初心,终无挂碍。这组报道并非简单地怀旧,而是要回到精神的故乡;不是一般地在淘宝,而是在挖掘一座座金矿。绝对忠诚不是对一人一姓的愚忠,不是一时一地的投机取巧,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而是对国家、民族、使命终生的内心信仰与无悔付出。再市场经济,再互联网,再“我就是我”,也不能掩盖它的光芒。所以,《绝对忠诚》既是一种精神的正本清源,也是一次对网络时代碎片化、看过即忘信息模式的完美逆袭。
  
  令人欣慰的是,《绝对忠诚》系列报道引起了从互联网到主流媒体的强烈反响,表明“吾道不孤”,表明我们的工作是有价值的。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