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李越胜:谁是英雄

2015-02-10 11:22:51 来源:湖南卫视 作者:李越胜 编辑:刘飞越
  问世间,谁是英雄?
  
  一千个人,也许有一千个答案。
  
  在中国,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岳武穆,文天祥,左宗棠,谭嗣同,孙文,黄兴,毛泽东……,这样的英雄名单可以开出很长。五千年中华文明史,纵使山河破碎、杜鹃啼血,总有巾帼须眉挺身而出: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波澜壮阔的历史,就是一部英雄的传记。
  
  桂冠不仅属于战火中的英雄。鲁班、李冰、蔡伦、张衡、华佗、张仲景、祖冲之、郦道元、孙思邈、毕升、郭守敬、黄道婆、李时珍、徐光启……,这些科技巨匠,用他们的聪明才智造福公众,同样影响着历史的进程,沐浴着英雄的荣光,赢得了人民的尊重。
  
  世界风流云动到今天,在这个信息爆炸、明星偶像“称王封后”的时代,那些活在史书汗青里的英雄,似乎不再那么光芒四射。
  
  在今天的大学、中学、小学课堂上,问世间,谁是英雄?
  
  或许答案已经会是五花八门,娱乐明星胜出的概率也许远超政治、军事和科技名人。而最可怕的是,有人的答案也许是“没有答案”。
  
  2014年12月8日上午,备受瞩目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被告人林森浩在庭审现场低头痛哭时说出的一句话,值得社会反思:“我是一个很‘空’的人,我没什么价值观”。
  
  研究生林森浩的故事并非孤案。数年前的大学生马加爵也是因为扭曲的人生观,竟向朝夕相处的同学挥起了屠刀。还有一组惊人的数据,据中国社科院学者2010年调查数据:中国平均每天有685人自杀,有5479人有自杀动机。
  
  一个人在物质上的贫穷并不可怕,因为贫穷也是激励人们向上奋斗的动力,但,一个人在精神上的贫穷,则会让他看不见世界的热和光,失去斗志,最终毁灭自己的灵魂。而一旦整个社会的精神安全值不断低企,将是危险和可怕的。
  
  这是一个英雄主义并不盛行的年代,这是一个价值观亟待梳理、重塑的时代。
  
  不仅是学生,作为成年人,或许我们也该问一问自己: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多久没有“三省吾身”了?没有回头看看自己出发的目的?没有洗一洗灵魂蒙上的尘垢?
  
  毕竟,一个国家总要有人仰望星空,一个民族总须有一处精神家园,给13亿人的灵魂以慰藉。而任何时候,一个人都不能丧失了眺望远方的心力。
  
  芒果新闻人在2014年用三季《绝对忠诚》,讲述了27位人民科学家的故事。他们或长期孤处雪域高原,或像钉子一样钉在海角天涯,或告别繁华世界一头扎进戈壁黄沙。车著明,一位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掌控“火箭生杀大权”的数据专家,却忘了自家的老沙发、老冰箱从结婚到现在已经用了21年,他也忘了,21年来,他连一个“铁的铜的”戒指都没给妻子买过,他还忘了,他的老母亲至今住在邵阳乡下一栋破旧的老屋里,平日里做饭连个灶膛也没有。吴通华,一位长期待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青藏高原无人区的冻土科学家,为了克服高原反应,这个还没当爸爸的年轻人一年要吃100多粒感冒药。他们不是内心冷漠也不是故作清贫或者伪装崇高,而是因为,他们太痴迷于科学事业,太在乎肩头的使命。当记者当面“数落”车著明不是一个好丈夫、好儿子时,他21年来第一次浪漫了一把,花一个通宵给妻子写了一封表白的情书,还买了一束玫瑰花,在给妻子送花念信时,这位年过半百的科学家涕泪纵横、泣不成声。男儿都有泪,丈夫亦有情,只是,在他们情感的天平上,有了对科学的信仰和对祖国的忠诚这对沉甸甸的砝码,才让他们在作为儿子、丈夫、父亲、母亲的角色上,患上了一些“健忘症”。在这样的“健忘”面前,不知那些成天惦记着位子、票子、宅子、圈子、女子、儿子的“老虎、苍蝇们”,又情何以堪?《绝对忠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用一组人民科学家在无声处奋斗的英雄群像,对社会现实来了一次无声的批判。
  
  在第一季《绝对忠诚》的将士们出征之际,笔者曾提出,《绝对忠诚》就是要为时代寻找能代表时代的英雄,为时代找魂,用英雄的力量召唤更多人的壮志雄心。第二季《绝对忠诚》的军号响起时,正值八一,正值甲午海战120周年祭,这组军旅科学家为国铸剑的故事,背后是国家与民族自强不息的奋斗史,是百年强军梦,与第一季的强国梦形成了铿锵双重奏。第三季《绝对忠诚》,在继续讲好9位人民科学家故事的同时,以《九问忠诚》投石开路,系统回答芒果新闻人策划推出《绝对忠诚》的初衷:是时候了,我们需要为在“快餐式文化”中长大的一代人补补钙,需要用中国传统的担当之美、牺牲之美做武器,与网络碎片式文化来一次对冲,对社会沉渣来一次荡涤。我还想起了一个故事,邓稼先的爸爸是清华大学哲学系的著名教授,在抗日战争爆发,儿子即将要去昆明读西南联大的时候,父亲说了这么一句话:“儿子,学科学吧,科学有用。”后来,邓稼先成了新中国的导弹元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情怀。一个国家,总有那么一批人,不仅为自己活着。这也是中华文明得以延续5000多年的秘密。
  
  这些人民科学家其实与我们呼吸在同一片星空下,一直离我们很近。也许,哪一天哪一趟南来北往的火车上、航班上、轮船上,他们中的一个就曾经坐在我们的对面,或者与我们擦肩而过。但,很长时间以来,这些人民科学家,却又一直离我们很远。他们就像一群孤独的远行者。或许,他们也曾历经了灵与欲的纠缠博弈,最终,他们用一个决绝的转身,选择了科学的寂寞孤旅,从此把生命许给了浩瀚,却只给时代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英雄无悔,但社会不能始终漠视这些远行的孤胆英雄。
  
  2014年,芒果新闻人用一次大胆的新闻远行,带领人们走进了一个众声喧哗之外的纯净世界,用一次大视野的镜头拉伸,完成了一次让很多人思想复位的精神拉伸。在这个文化多元的时代,我们无意说教,只希望用有诚意的故事,找到更多的同心人,一起来一次灵魂的濯洗与救赎。
  
  如果不是揭秘了这些科学家的故事,也许我们会认为,每天醒来,在窗外看到的世界就是一切,会分不清龙种与跳蚤,或者悲观地以为,这世界上只播种了跳蚤没有龙种。
  
  在这个变化的年代,我们怎么认识他人和社会,就在于我们内心建立了怎样的价值坐标。而在很大程度上,我们看待世界的角度决定了我们看到的世界的样子,我们的行动方向,则决定着我们将从世界那里获得怎样的回应。
  
  急急流年,滔滔逝水,浪花终究淘不尽英雄。科学家是给人们带来希望与光明的普罗米修斯,是国家的火种,是真的英雄。但愿,芒果新闻人用自己的作品,为“谁是英雄”的时代之问,提供了一个温暖人心的选项。但愿,从此有更多双伸向时代的手,带有梦想和温度。
  
  (作者系湖南新闻联播制片人《绝对忠诚》策划及主创人员系列评论撰稿)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