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聂雄:遇见你们,真好

2015-02-10 11:20:37 来源:湖南卫视 作者:聂雄 编辑:刘飞越
  结束在中科院会同森林生态实验站的采访,准备离开的时候,站长汪思龙送给我一顶新买的斗笠,我把它带回家挂在书房里。每当闻到那浓郁的桐油香味,我便会想起我遇见的科学家们,他们的举手投足和真情流露,让人久久回味。
  
  汪思龙是我在《绝对忠诚》系列节目中,采访的第一位科学家。他比我大十岁,有点秃顶,喝一口酒就会脸红,然后像兄长一样给我讲过去的事情。我们刚到沈阳见他时,那里春寒料峭,在湖南会同跟他告别时,已是山花烂漫天地氤氲,这位“候鸟”科学家就这样常年在时空与季节的快速变化中穿越。五千多公里跟踪拍摄,记录下许多细节,深深打动着我们:十七岁的女儿跟他不亲,让他在我们面前有点尴尬,因为他常年不在家里;女儿出生时只有三斤二两,担心养不活,三个月不敢上户口;在安徽农村,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因为耳背听不到他电话里的问候;在寂静的大山深处,科研项目的周期动辄三五年甚至十多年,需要坐冷板凳的超常耐心才能坚持。每当写到这些段落时,我总忍不住热泪盈眶。
  
  夏天,在火炉般的长沙,我遇见了国防科大北斗导航工程研究团队的副总工程师陈华明。他碰巧是我高中的学长,因为太忙,做了大量工作才勉强答应接受我们采访。工作场景很单一,经历也不曲折,但他倔強的性格和拼命的钻研精神,同样让人震撼。他经常加班到凌晨才开车回家,安装在他车上的Gopro真实记录了他哈欠连连的情景,很遗憾的是,这个镜头因为审片领导提出有悖于交通安全导向而被砍掉了。在他的茶水柜上,陈华明有一个比他的脸还大的不锈钢水杯,为的是减少喝水的时间;为了在军令状的时限内完成攻关,他和同事们几天几夜连续奋战。“与时间赛跑”的形象就这样丰富起来。
  
  后来,在秋天的北京,我遇见了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俞梦孙院士,说话时始终笑眯眯的,属于我可以亲近的慈祥父辈,而他的故事,则是一个需要仰望的传奇。少年时代看到上海战役时解放军进城不扰民的一幕后立志从军报国,年轻时用自己的身体做飞行员座椅弹射试验,古稀之年还八上青藏高原开展高原航卫实验,充满了英雄主义色彩。我问他为什么敢这样做,他说在文革中遭受各种打击,就想通过这个别人不敢参与的试验,来证明自己是对党忠诚的,对国家、对民族是忠诚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对试验的结果充满信心。俞院士今年七十八岁,走起路来比年轻人还快,他说,“直到七十岁以后才真正懂得科研”,说起自己的科研计划滔滔不绝,不禁让人肃然起敬。
  
  说实在的,忠诚到底是什么,我以前真没好好思考过,直到遇见了这群科学家。他们的专注、睿智、挚爱、豁达,将我深深打动,让我掂量到了忠诚的份量。
  
  他们的人生,是一本没有字的教科书,让我懂得,忠诚是激励生命成长壮大必需的养分,也是职业新闻人血液中应有的基因。一些同事告诉我,许多科学家忙于工作,并不希望我们去打搅,但最终被摄制组不惧艰难险阻的执着精神所打动,愿意同我们合作,一起向社会诠释他们的价值观,传播正能量,最后彼此成为朋友。正因为有了“忠诚”这个最大的交集,记者与故事主人公才可能一起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摸爬滚打,才会发现那么多鲜为人知的细节、催人泪下的故事。
  
  遇见你们,真好。
  
  (作者系《绝对忠诚》主创人员之一,湖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主任记者)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