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罗辉:喝酒的科学家们

2015-02-10 11:16:57 来源:湖南卫视 作者:罗辉 编辑:刘飞越
  刚准备动笔,新疆李兰海发来信息,说从山上又带下来一些土酒,让发个地址,想办法给邮寄5kg。我们接触的第一位科学家,后来成了酒友。
  
  第一顿,是那拉提政府的官方邀请,出席的有三方,当地官员,雪崩站方面和湖南卫视新闻中心一群80后。李兰海同志按照哈萨克族规矩,给每位敬酒,几回合完毕,当然会喝醉。去站里的路上,他话很多,本来三两开颜,结果超量发挥,原因是新站建在那拉提镇上,主体已经完工,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有求于当地。
  
  第二顿,自然是在站里的食堂,用脸盆装菜的大场面,兰海站长拿出家长作派,提起10斤装的塑料壶往桌上一摆,丢了句“在这边喝酒,都是自便的”。他同样来者不拒,接下来的N顿,我们都有人轮流陪他喝高,当然,最重要的心灵独白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完成的。
  
  在乌鲁木齐的实验室里,当他向我们展示玻璃缸藏酒时,原来他是有酒瘾的,一个人在外,和妻女聊个视讯都卡,天寒地冻,数著星星,唱几句“我和草原有个约会”,最多加唱一首《红河谷》,再也没有其他事。酒,可能是他最大的依赖和麻醉。
  
  同样,第二位科学家汪思龙,也喝点小酒,上脸,量不及前面一位,顶上稀疏的头髮远不及他的人工林茂密。我们从长沙飞到沈阳,第一次见面时他坦言站里经费紧张,有些事情可能不太周全,感觉非常实在。
  
  开始出发的时候,群里有老师点拨,有酒有耐心,作为团队的一份子,自觉基本贯彻了这个核心,和采访对象真心交朋友,把科学家当成凡人。
  
  节目播出后,汪思龙发来信息说,看完节目,只觉得自己很惭愧,倒是你们敬业,为了这一档节目,让你们花费了那麽多,感谢你们,我会更加努力。其实,我们待几天算得了什麽,他们长年累月才可敬。
  
  李兰海说起,那天晚上加班写的报告,可能要批下来了,原来讲60碗,可能最后是40碗,这老兄把万写成碗,正喝着,估计这辈子少不了酒了。(作者系《绝对忠诚》主创人员之一,新闻中心摄像记者)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