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张道远:像红柳一样把根扎进沙漠

2014-10-06 09:58:24 来源: 作者:魏波 周潇 编辑:王津
  记者:魏波 摄像:周潇
  
  新疆吐鲁番地区被称为“火洲”,当地每年35度以上的高温平均超过100天,而吐鲁番在维吾尔语里是“最低地”的意思,每半个月,沙尘暴就会造访吐鲁番一次。18年来,女生态学家张道远和她的团队,一直坚守在“火洲”吐鲁番,筑起一道抗击沙尘暴的绿色屏障。
  
  张道远:多少米?
  
  学生刘会良:30米。
  
  张道远:会良,如果这里没有植被的话,一年的话沙丘就能推进到你那个位置。
  
  这是一场人类与沙漠的争夺战,你进沙退,你退沙进。在这场争夺战中,张道远的“敌人”异常强大。
  
  这是用高速摄像机记录下的沙粒在沙尘暴中的运动轨迹。瞬间风力十级,沙尘暴每秒推进速度接近三十米,黄沙滚滚,遮天蔽日。
  
  这座世界上海拔最低的植物园,建在33万平米的荒漠上,正是守护吐鲁番市的最后一道绿色屏障。高高低低的荒漠上,300多种耐旱植物展现着生命的顽强。紫穗槐,可以忍耐74度沙漠酷暑和零下40度严寒;红柳的枝条不长,但是它的根系扎入沙丘30多米,能牢牢固定住四五十吨沙子。
  
  中科院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副主任张道远:从植物的可视性来说,它们确实不怎么好看,但是我看到的视野里,是过去到现在,我可以看到它的这种变化,你们觉得它丑,我觉得植物园它很美。
  
  这种黑色地毯般的植物,叫做齿勒赤藓,俗称沙漠苔藓,能长期忍受干燥和阳光的直接照射。张道远要做的,就是从这些荒漠植物中提取耐旱基因,培育出新耐旱物种。
  
  每隔三天,张道远和她的学生会带上新采集的样本,驱车2个多钟头回到乌鲁木齐。
  
  张道远:看给它一滴水以后,一秒钟之内,这个苔藓就从黑色变成绿色,就像染了染色剂一样,五秒钟之内就可以全部复原,可以恢复光合作用了,很神奇是吧,嗯。
  
  普通植物和农作物失水超过50%,就会死亡。可这块看似枯死的苔藓,在失水高达96%的情况下,一滴水下去,竟神奇地“苏醒”过来,足以证明它体内耐旱基因的强大。张道远尝试将这种极端耐旱基因,移植到其它植物和农作物体内,比如棉花。
  
  张道远:我手里拿到的已经是第五代转基因的棉花了,并且我们试验田的试验表明,在节水30%的情况下,不损失棉花的产量和棉花的农艺性状。
  
  这种抗旱棉花,已经进入大田试验阶段,如果节水30%以上,将足以在新疆引发一场灌溉革命。培育抗旱棉花,花费了张道远上十年的心血。7年前,张道远的女儿丁丁刚出生时,正是抗旱棉花研究的攻坚期,张道远必须在新疆和海南基地两头跑,三个月不到,孩子就断了奶。
  
  张道远:给孩子喂完奶我就上火车了结果呢没想到回来奶奶才说整整两个星期丁丁不吃不喝的然后就是给她拿奶瓶子给她喝水她看到奶瓶子就哇哇大哭然后哭哭累了睡着了睡着了抱着奶瓶才开始喝奶我想想还是真的很心疼
  
  几块厚姜片,就这么搁在鱼身上,整个就下锅了。
  
  张道远的女儿丁丁:油起来了呗,她油倒多了,味道怪怪的
  
  张道远:妈妈不会做饭,做的不好吃
  
  丁丁:那你怎么不学?
  
  被女儿“嫌弃”的,还不止这一件事。
  
  丁丁:妈妈梳头梳得是最疼的。
  
  张道远说,“先顾国家后顾小家”,这可是她的家教。张道远出生于新疆克拉玛依,那里是新中国成立后勘探开发的第一个大油田。1968年,安徽宿州青年张庆田从南京大学地质专业毕业,他选择了响应国家号召:到边疆去。
  
  张道远的父亲张庆田:三个志愿可以选三个单位,但是我全填的克拉玛依,我就要到克拉玛依去。
  
  1973年,张庆田的一对双胞胎儿女出生,父亲给兄妹俩分别取名为“任重”和“道远”,意思是说,建设边疆任重而道远,这不是一代人的事情,而要一代接着一代干。在张家的客厅里,两张全家福被摆在显眼位置,黑白的这张,1976年拍摄,那时张道远才3岁,妈妈带着她们兄妹,拍了从安徽老家来到新疆的第一张全家福;彩色的这张,2010年拍摄,当年的七口之家,已经变成了20人的大家庭。在老父亲的言传身教下,从儿子女儿到孙子孙女,一个都不少,全都留在新疆工作。
  
  张道远的父亲张庆田:当时他们毕业分配前,都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不想回新疆),我理都没理,我说我都可以跑到新疆来,你们新疆生活几年了,跑到内地去上个学,然后就不愿意回来了,我不管你们别找我,没办法三个儿子全回来了。
  
  小时候,学地质专业的父亲会经常带孩子们去野外。现在每次回到克拉玛依,张道远还是会和父亲一起,来到离家不远的荒漠,看看扎根这里的红柳。
  
  张道远:然后你看爸,其实它没有叶子的爸,但是柽柳(红柳)根,是扎根特别深的,这是它的一个策略,所以你看虽然是荒漠,但是柽柳(红柳)的根,可以扎的很深。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第一代治沙者开辟这片沙漠植物园时留下的石碑。近20年时间里,库木塔格沙漠没有向吐鲁番市推进一步,反而是沙漠里的红柳,根越扎越深。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