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许家巷下熙街与宝庆码头

2014-09-28 21:39:53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储学文 编辑:摇曳
  许家巷是贵州会馆隔壁的一条街,长约一公里,从东往西走到南岳庙前连接下熙街。这条街我儿时去得较多,街口的左边院落里依次住过黄琳和王素琴老师,我们经常到他们家里找她们的小孩王小兵、明晓、明炯玩耍。实际上许家巷是由许家窨子来命名的,许家窨子位于许家巷左边一百五十米处,从王素琴老师的屋院旁往左上去就是,全是石板路面和坎子,院落非常漂亮。封火马头墙四周立起,显得很古朴。正屋里有一个天井,正厅是住房,有五六间,结构是抬梁穿斗结合的。右边有一侧门通学校的大操坪。天井前有个小门通窨子屋的偏房,两层楼的,每根木柱上都打印着“许记”的记号。走出许家窨子后,在许家窨子的左侧还连着一个四合院式的院子,中间是天井,四周是楼房,楼与楼是相通的,很像福建一带的土楼似的。这个四合院有个后门通学校的教室及大操坪,这里也就成了我童年及青少年时期经常玩耍的一个地方,也留下了我的许多记忆。1969年至1970年中苏关系紧张,战争随时可能爆发。1970年的夏天,我们在学校大操坪紧挨许家窨子屋的地方去挖防空洞,刚从学校分配来的唐华庆老师与我家共同负责一个。学校大操坪地势较高,过去应该是一座山,山上也应该有许多树木、菜地。它有八个篮球场那么大,右侧是下熙街,左侧是许家巷,它的四周都被挖了防空洞,便于学生和街道群众进行隐蔽防空。每次挖防空洞时,唐华庆老师总是穿着一件白色背心和一条西式短裤,蹲在地上用锄头向前挖,他流着汗,碎土溅了他一身,他有时叫我给他送水喝,有时又叫我把泥土用竹筐运出去,累了就坐在洞里休息一下。不知什么原因?这个防空洞挖了四五米深就停了下来,洞高大约有一点二米,宽约一米。这年的冬天,半夜中常常有防空警报声响起,遇到警报响起,父母就将我们从睡梦中叫醒,几分钟的时间就帮我们穿好了衣裤,拉着我们就往学校的大操坪下自己挖的防空洞里钻,那气氛非常紧张。大操坪下每个大小不一的防空洞里都挤满了人,外面的大树下,菜园里也都坐满了许家巷、下熙街的群众。等警报声结束了,大家才敢回家,回家后却久久不能入睡。以后的防空演习次数多了,大家就习以为常了。那时唐华庆老师才二十出头,有警报声响的晚上与我们都在防空洞里。唐华庆老师住在贵州会馆戏台的楼上,他是学中文的,但他非常喜欢画国画人物,平时我就常看到他在戏台上的桌上画画和写毛笔字。他有时也到许家窨子屋去写写生,那高高院门和马头墙及木建筑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被他画得栩栩如生。遗憾的是唐华庆老师上世纪八十年代调入怀化师专中文系任教后因病英年早逝了。
  
  许家巷古院深深,许家窨子又古韵浓浓,它就像我童年的一首歌,一幅画,让我欣赏,让我回味,让我沉醉。据口碑资料说,明代戏剧家许潮的祖居就在许家窨子。又据《靖州文化志》记载:许潮,靖州人,他一生写了《武陵春》《南亭会》《写风情》等优秀戏剧作品,他是明代著名的戏剧家。后来我曾经多次与靖州文物管理所所长储成到此考证却没有结果,但冥冥之中我觉得许家窨子就是许潮的祖居了。至今许家窨子还完整的保存着我孩童时代见过时的样子,但愿这段珍贵的城市街巷记忆和真实的童年生活,能永远这样真实、古朴、美丽。
  
  下熙街是连接土桥街和宝庆码头的一条街道,街上有长郡会馆、两粤会馆,南往北通过新桥到达小南门进西街和转河街。1950年后这条街就是靖州渠阳镇镇政府及人民公社和双桥分社的所在地,街的北头还有靖州最大的剧院“和平剧院”,后来又改为“祁剧团”。这条街设有木器社、鞭炮社、皮箱社等集体单位,居民虽然都是些大字不识的修鞋和做木器的手艺人,但他们乐于助人,朴素无华,铸就了我一生的平民情节。1975年8月我们家从衡阳会馆搬到了太平宫旁的窨子屋里,好像是一个什么家祠改建的三间教室,住着三户老师。家祠的后门是可以通到双桥分社的,分社也是一处家祠建筑,有戏楼,有住宅小楼阁,其后门也可以通向衡阳会馆。家祠的隔壁是下熙街街口,对面住着李应友的家,家祠大门斜对着宝庆码头,它的两侧住着尹开升、赵世銘。我们家的窗户正对着太平宫的戏台和天井,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二炮文工团曾驻扎在这里,队员们每天早晨就在里面吊嗓子,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平常就在戏台上和石板铺的院坪里排演节目。后来,太平宫改作县里的粮食仓库,该建筑由一个六十开外的男人看管,当时这里的一切我们每天都看得很清楚,什么时间收粮呀?我们均了如指掌。特别是收粮季节,太阳照在院子里的一担担金黄金黄的谷物上,小鸟在上面飞来飞去的样子,非常好看,这个时候看护人就拿一长篙去撵,口里就发出“嗷嘘嗷嘘”的声音,他有些稀少的头发在风中直摆动。
  
  宝庆码头是靖州最大最繁华的码头,过去宝庆码头将外地的盐、油、布匹等生活用品囤居于此,然后城里城外的商贩在此批发,土桥街很多人就做了挑夫。小巷有一百多米长,都是石板台阶而下的,两边是三层楼不等的吊脚楼群,一排接一排的,期间穿插着小道,屋屋相通。有的水巷地段两则是窨子屋,砖墙很高。过去有的房屋可当旅店,可当饭馆。旁晚时分又能听到小曲连唱,真是无边风月。这里形成的“渠江月夜”也就成了靖州的“十景”之一。水巷幽深、幽长,在中间砖石的圆门上雕刻着一幅对联,行楷,文曰:“六岭云山犹在望,五溪风月最关情”,展示出了如梦如烟的历史情境。
  
  我生在下熙街口的长郡会馆,成长于土桥会馆建筑群里的乐群学校,成年后又进行文物建筑的保护工作,对传统建筑是情有独钟的,特别是我不能遗忘的土桥家园。后来我常常站在街头想,土桥建立的这几条街不容易,创造起来的商贸文化更宝贵,它是一个城市发展的人文见证,也是留在我心中的一个个难忘的故事。我与我的家人在此生活了二十年之久,熟悉的人和事都铭刻在了心底,是它使我有了挥之不去的故乡梦与故园情。今天土桥街的人们生活得并不富足,有许多家庭的子女至今都没有工作,都在做些糊口的小生意,但他们仍然坚守着这块清贫的家园,我从他们的身上学到了质朴、勤劳、勇敢、坚韧、贤惠、乐观的秉性和品德,这是我不能忘记的,也是我的后人不应该忘却的。(储学文)
  
  稿件来源:靖州县委宣传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