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靖州河街

2014-09-28 20:03:47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储学文 编辑:摇曳

  去河街的那天晚上,月亮悄悄地拨开了厚重的云层,撒落出非常美丽的光,整个古城靖州变得更加明亮起来了。走进改造好的河街路段,左侧靠古城墙是一幢幢新建的居民住宅楼,右边是潺潺东流的潩溪水,溪边新砌了堤基,种上了树木。新建的公园里,游人如织,花草锦绣,那老河街壮观的吊脚楼旧影顷刻间在我的心中完全消失了。
  
  从潩溪园出来,迎面是清代建筑万寿宫,高大门坊由砖石砌成,三个椭圆形的石门上方镶嵌着多福石板雕刻图案,中门上方竖嵌着青石板阴刻正楷“万寿宫”三字。在街灯的衬映下,气宇轩昂,古色古香,然后我慢慢向溪那边的老城走去。
  
  出大南门往前走就是一座月牙单拱石桥“马王桥”跨越潩溪,是五代楚王率兵征蛮至此修建的,整个桥身均为五十公分见方的石头砌成,桥宽约十米,长约八十米。看到古老的桥梁,让我想到了当时楚军在靖州屯兵时遗留至今的地名还有马王界、马王城、马王坪来。我站在桥上放眼灯火通明的河街新街,五代楚王的故事飘走了,心底却涌出了一份对老河街的感情。
  
  河街,是一条非常美丽并且具有较高的保护与开发价值的传统手工业街区,它分为上河街、中河街、下河街、各以拱形圆门为界。上河街接大南门,居民多是理发,兼卖钓鱼工具的手艺人;中河街则以修理钟表、制作金银器等手艺为生;下河街以缝纫、五金等行业为最。其中下河街的万寿宫及河边的付家窨子为河街的一大风景。下河街连接小南门通墙脚街。大南门和小南门下摆的全是卖猪肉的摊板。
  
  河街人都不是本地人,他们大都是在清代的中晚期陆续从邵阳、邵东、双峰等地迁徙来的手艺人,拥有一身的谋生绝活。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做很多的传统风味小吃,如肉粑粑、马打滚、甜酒蛋、瓢粑粑等,不仅味美香甜,而且几分钱就能吃饱。这里曾经是古城的繁华地带,也曾经是五溪地域的名街,街头常流落着吹萧横笛的民间艺人。
  
  悠悠往事如过眼云烟。河街最让我难以忘怀的事情莫过于八十年代初期潇影厂拍电影《风吹唢呐声》,把景选在马王桥桥头,剧组人员忙里忙外,拍了不少镜头。最后要拍一个群众场面,导演选中了河街的钱老头当群众演员。钱老头精精瘦瘦,脸庞留着一尺长的白胡须,身着一件脏兮兮的蓝色长袍。他的镜头很简单,导演要他坐在桥头的甜酒铺里的桌边吃面条,钱老头笑呵呵的一边吃一边与对面坐着的人瞎聊,他演得还像那么一回事,摄影师把镜头试了两遍就OK了。钱老头捋着胡须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吃了三大碗面,他面泛红光,淌着大汗,还不愿意走,直问导演同志还要不要他拍?话毕,逗得围观的群众笑得前俯后仰,导演瞧钱老头积极性颇高,就告诉他明天再来。
  
  事隔十多年了,河街人也许都还记得拍电影的场景,但我不知年迈风趣的钱老头现在如何?
  
  沿着石板路默默地向前走,街的右边有下熙街,许家巷,左边是渠水流域最大的码头——宝庆码头。于是,我慢慢地走进了宝庆码头的水巷,看到这熟悉的水巷和房屋,我想,我就是在这一条条历尽风雨的河街里长大的。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河街人靠双腿在这里用小木桶把渠水担回家饮用,地面的青石板都被磨得很薄很薄了。
  
  水巷依旧却寂静如山,吊脚楼层层叠叠兀立两旁,明亮的夜空只露出一条长长的玉带了。月光照射下来让人感到异样的冷,抬头久久望去,仿佛顶端的屋脊在夜空中晃来晃去似的。
  
  水巷两旁的吊脚楼有三层的四层的,屋屋相连,巷巷相通,不规整地站立在渠水边。在高高的走廊里我发现了许多的盆花。我跳上水边的一条木船,沐浴在月光下,荡漾在轻柔似缎的水面,领略着久违了的过去,觉得一种古朴的自然美呼之欲出,环绕周身,简直叫人不敢大声地惊呼,唯恐破坏了这一完美的画面。河街构造的准确年代已无法考证,但我知道这些吊脚楼群,在历史的长河中不失为苗侗人民创造的民族建筑艺术作品。
  
  从古风幽幽的水巷往回走,夜光映在水巷的石砖修砌的圆形门上,一幅石刻的楷书对联吸引了我,联曰:
  
  六岭云山犹在望
  
  五溪风月最关情
  
  我驻足良久,读着这幅联语,依稀从眼前沉寂的水巷,看到了昔日水巷码头的繁荣和鼎盛,耳畔又飘起了过去艺人们在码头客栈卖艺的器乐声,找回了商贾们、排古佬们、纤夫们失落在河街中的催人泪下的传奇故事。
  
  河街人从远古走来,带来了远古的梦想。那高高的走廊上放满了鲜花,寄托着他们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他们的思想从微明的窗中飞向了广袤的天地,撒落在寂静的楼群间,飘荡在远方紫乌发亮的天际。这个时候我坐下来细细品尝从吊脚楼里酿得纯而又纯的飘着浓香的米酒,情愿沉醉在河街的吊脚楼里,让这份情感变得比脚下的渠水更柔、更纯、更真。
  
  作者系怀化市文物管理处副研究员。

  稿件来源:靖州县委宣传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