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毋忘来路 致敬坚守

2013/12/5 11:33:25 [稿源:湖南卫视] [作者:龚政文] [编辑:康晓乔]
  奔跑得太快了,有时会忘了我们是从哪里出发的。
  
  日子好过了,有时会丢了草创时期的那股劲头。
  
  一个人是如此,一个政党、一个民族何尝不是如此。七十年前,黄炎培先生就说过,“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联想当下,那些发财了就抛弃含辛茹苦的发妻去找小三小四的“土豪”们,那些当官了就忘记小时候的艰难困苦去大肆索贿受贿的贪官们,不也是掉进了这样的“发达陷阱”吗?
  
  因而,系列报道《县委大院》的播出就不是一次简单的党建宣传,而具有普遍的价值。这组报道聚焦的是湖南境内为数不多的老旧县委大院,播出的11家中,有原为蒋家花园(丁玲祖宅)、四栋砖木房一用六十年的临澧县委大院,有春秋四十度、四大家办公和老百姓健身并行不悖的衡东县委大院,有六十二年青砖黑瓦依旧的龙山县委大院,有毛主席1965年重上井冈山途中夜宿过的茶陵县委大院……在到处都在大拆大建的当下,在一些新修县级办公大楼如同白宫的中国,探究这些老旧的县委大院为什么还没搬,大院里的人为何能坚守至今,他们都在干什么想什么,便具有标本性的意义。
  
  这些县委大院,不乏旧式的公馆宅院,古色古香,堪称文物;大多数简陋粗朴,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产物,老鼠活跃,白蚁繁忙,墙皮年年掉,楼梯嘎吱响。不少号称大院,其实一无围墙二无岗哨。但它们无一例外,都有历史,有故事,有人物,有精神。报道以纪实的手法,把焦点对准从当初到现在活动在这些大院里的各色人等(有南下老干部,有建县之初参加建设的老人,更多的是现在的机关干部们),听他们讲述过去的事情,倾吐现在的感受。贯穿在整个报道里的,是薪火相传于一代代共产党人、一茬茬基层干部身上艰苦奋斗、心系百姓的情怀和精神。几十年中,他们不是没有条件、没有机会修新办公楼,而是把钱花在修路、建学校和医院、搞公共建设上了。他们奉行的是“先为群众筑坡,后为自己筑窝”。他们心怀敬畏,石门县委书记董岚说:“如果县委大院修得非常高大、富丽堂皇,感觉好像改革开放的成果首先被干部享受了,被几大家机关享受了”;他们知所轻重,临澧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隆财说:“如果我们把高楼大厦建起来了,群众的条件没有搞好,作为领导来讲,心里是过意不去的”。他们不觉得老百姓随时可以进来反映情况会有损自己的威严,也不觉得院子老旧一定会影响招商引资的形象。正如创造了招商引资“蓝山现象”的蓝山县委书记魏湘江所说:“虽然我们长的这张脸不好看,但是我们的心是好的,是真诚的,这样的东西还是会最终打动人打动客商的”。这些话不高调,很实在,但很有境界,体现了共产党人的执政良心。
  
  唐代文学家陆贽说,“以公共为心者,人必乐而从之;以私奉为心者,人必咈而叛之”,这句话,镌刻在溆浦县城慕义亭上,也当镌刻在所有操公器者心上。
  
  说实话,我并不把出现在报道中的芝麻官和芝麻官之下的“僚”和“吏”们看做老百姓之外的一个群体。其实,他们就是老百姓的一部分,就是我们的父辈和同辈。他们的奋斗史,就是当代中国人奋斗史的一个缩影;他们的期盼,也就是老百姓的期盼;他们面临的困扰,就是大多数人所面临的困扰。
  
  难能可贵的是,以主流报道面目出现的《县委大院》,做到了不说教,不空洞,在物、人、情的交融中,立足现实与追怀历史、释放激情与真材实料完美结合了。报道在主流报道中植入民生的理念,在新闻中加入了电影化的元素。当每一集片尾沉郁的小号吹响,历任县委书记的名字在土黄的底色上翻过,一种历史的召唤訇然作响,澎湃于胸:我们不能忘记我们来自何方,去向哪里;我们要记得什么当坚守,什么是浮云。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每一个中年以上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慨:想想当年,何其不易,瞻望前路,尤其要走稳走好。最后一集结尾引用毛主席1965年夜宿茶陵时说过的话:“日子好过了,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要丢了”。很多人看到这里都掉泪了。那时的“日子好过”叫什么好过呀?今天大多数人的日子才叫好过呢,而且还在越来越好。在这样的时候,重温老人家的教诲,重拾老一辈的传统,稳住自己的定力,找到自己的方向,不是没有意义的。
  
  回到原点,回到基本价值,从激情燃烧的岁月中获得启示,从生我养我的土地中汲取能量,不光是共产党人,恐怕所有的中国人都当如此。苟如此,老旧的县委大院,便有了常看常新的意义。
  
  (作者系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