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国频道 > 正文

“全媒体记者”格祺伟涉嫌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被批捕

2013/10/22 9:04:48 [稿源:新华网] [作者:] [编辑:蔡娟]

  新华网北京10月21日电 一个“80后”青年,长期打着“全媒体记者”、“意见领袖”的旗号,借助其网上影响力,以进行“舆论监督”为幌子,到处收集所谓负面信息,随意夸大事实、恶意炒作、制造事端、造谣惑众,以此相要挟,疯狂敲诈勒索、非法敛财,成为当地“谈之色变”、“称霸一方”的人物。近日,在全国公安机关集中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传播谣言等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中,湖南省衡阳市公安机关破获格祺伟涉嫌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犯罪团伙案件,在格祺伟住所起获一批用于作案的密拍密录设备、假记者证等物品,并缴获敲诈勒索既遂的一批名贵香烟和收款票据27张。据初步查证,受害对象涉及全国10多个省市的企事业单位和干部群众,涉案金额达数百万元。目前,格祺伟、张桓瑞等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湖南衡阳市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格祺伟,本名周波,1984年出生,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人,西南某大学新闻专业本科毕业。早年因对家庭和父母不满等原因,自己更名改姓为格祺伟。2004年大学毕业后,曾在多家网络媒体和报社实习或临时工作,后以自由撰稿人身份获取稿费为生活来源,自称全媒体记者、自由撰稿人,在媒体圈小有名气。2011年,格祺伟在其同伙张桓瑞(男,河北衡水人,时任现代消费导报社副社长)授意下,顶着现代消费导报网站“现代消费网”新闻中心副主任的头衔非法从事“采访报道”活动,并活跃于网络,在腾讯、新浪等网站实名开设微博,通过参与炒作一系列网络敏感热点事件积聚人气,粉丝超过70万。

  警方查明,2010年以来,格祺伟利用其在网络上的影响力和在媒体圈的人脉关系,与少数媒体记者勾结,大量搜集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干部群众的所谓负面信息,长期以记者身份,打着“舆论监督”的旗号,以在网上曝光、进行负面炒作相要挟或以删帖为名,大肆进行敲诈勒索犯罪活动,金额动辄数万、数十万元。

  2013年4月,格祺伟根据湖南某报社驻衡阳记者站记者匡某(另案处理)提供的线索,在“现代消费网”上发布题为“贫困县违规承包工程欠巨债 贱卖土地给开发商抵债”的失实帖文,称祁东县人民政府未经合法手续,将一块土地低价卖给衡阳某建筑公司。帖文发布后,格祺伟打电话给该建筑公司老板彭某,谎称自己是湖南某报社驻衡阳记者站记者,网上帖文系其所发,要求与之见面商谈“处理”此事,遭到彭某拒绝。后格祺伟继续发帖进行负面炒作,并再次联系彭某要求见面。见面后,彭某质疑格的报道内容失实,格却称,“我在网上发布正面报道没人理会我,我报道这些负面新闻,大家立马就会与我联系”,要求彭某企业出12万元钱在湖南某报社做广告“摆平”此事,否则继续爆料。迫于压力,彭某怀着“花钱消灾”的心理,向格祺伟支付6万元人民币“广告宣传费”,但最终根本没有做广告。

  2011年,衡阳某企业集团与一房地产公司在一块土地上存在经济纠纷,鉴于格祺伟在媒体圈和网络上的巨大“能量”,该企业负责人慕名找到格祺伟,请其帮忙炒作此事,以施压地方政府获得土地赔偿。格祺伟同意其请求,但表示需要一些运作费。此后,格在没有调查核实的情况下,故意歪曲事实、混淆是非,并以涉事双方分别为全国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的身份作为“炒点”,在网上连续散布“全国人大代表维权难 祁东县龙头企业的土地被房地产老板强占”“衡阳国省代表之争”等多条内容耸人听闻的信息,施压当地政府和房地产商,引起各大网站大量转载和一些传统媒体跟进报道,给该房地产公司声誉造成极大影响,不少合作企业因此质疑、暂停与该公司的合作项目。在此过程中,格祺伟分三次从委托企业负责人处索要到“运作费”人民币20万元。

  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格祺伟还涉嫌伙同犯罪嫌疑人张桓瑞等人组成敲诈勒索犯罪团伙。该犯罪团伙内部分工明确,先安排线人运用录音、密拍等非法调查类手段收集全国各地企事业单位和个人的负面信息,由格祺伟负责写稿,再以要在网上发布或帮助删帖为要挟实施敲诈。目前警方已查实该团伙实施敲诈勒索案件16起。据了解,该犯罪团伙之所以拉上格祺伟入伙,主要就是看中了格祺伟的“文笔”好,能抓住爆料线索中的“炒点”,加之其在网上和“圈内”的影响力,稿件署上格祺伟的名字,敲诈勒索的威慑力更大、成功率更高。如2012年11月,根据线人的爆料,犯罪嫌疑人张桓瑞安排格祺伟在现代消费网上发表一篇反映杭州余杭区某局违规建办公楼的署名报道。几天后,张桓瑞安排格祺伟等人到杭州余杭区对该报道所涉单位“采访”,以“核实”网帖所写内容为由向该单位施加压力。该局被迫以“广告费”名义支付给张桓瑞等人20万元。

  据办案民警介绍,格祺伟实施敲诈勒索行为已形成了固定“套路”:在网上看到或通过爆料人得到有关单位和个人的负面信息后,直接打电话或发短信给当事方,告知他所掌握的“事实”,要求对方主动联系他,并明确告诉对方自己就是大名鼎鼎的“格祺伟”,做过很多有影响力的“报道”,如果此事由他“报道”出去,后果会很严重。当事方迫于压力联系格祺伟后,格祺伟就会主动提出花钱摆平此事。如果当事方不理会,他便撰写帖文在网上大肆散布,再以帮助“删帖”为名索要钱财。为掩人耳目,格祺伟还经常要求当事方到指定媒体做“宣传广告”,他从中提成,获取非法所得。

  此外,为增加其名气、扩大影响力,便于进一步敛财,格祺伟多次在网上发布内容严重失实帖文、散布虚假信息,造谣惑众、无端生事。如蓄意制造传播衡阳市石鼓区政府请200余名黑社会强拆民居、长沙湘雅医院出动80余名保安对死者家属围殴、湖南衡东交警打人遭千人围堵掀翻警车、祁东一中校长暴殴学生等谣言,故意煽动群众的不满情绪,严重诋毁了当地党委政府形象,严重扰乱了当地社会秩序,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格祺伟在当地横行无忌、称霸一方,宣称“谁都要给我格祺伟面子,不然就搞一搞他”,许多党政机关干部、企业高管、社会知名人士以及普通群众都深受其害,一些干部群众甚至“谈格色变”。其曾多次在数人在场的情况下毫不避讳地索取、收受敲诈的钱款,经常以掌握负面信息为由威胁、“绑架”少数党政部门负责人为其打招呼、批条子,谋求更大非法经济利益,甚至还试图插手党政机关人事调整、项目审批等。格祺伟落网后,在衡阳当地引起极大反响,干部群众纷纷打电话、发短信相告,连称大快人心,赞扬公安机关为老百姓“除了一害”。

  一个长相“阳光帅气”的青年,又是大学新闻专业毕业生,还被许多人评价很聪明、文笔好,本可以有所作为,格祺伟却因个人私欲膨胀,为光鲜的“名”和物质的“利”,屡屡突破法律的底线,走上了违法犯罪道路。失去自由后,格祺伟痛哭流涕、悔恨不已,亲笔写下了告网友书:“当知名度的提升,我内心欲望也开始膨胀。在人生价值观的取舍上,我走了歪路,未能更好地去正确面对,反而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用错误的方式去谋取不正当的利益。”“作为拥有数十万粉丝听众的所谓微博大号、意见领袖,却没能更好把握自己,去传播发布更多的正能量,而是仅凭一些并不严谨的信息来源,在未做更为细致的调查后就肆意传播发布,这种行为给社会及舆论都带来了极其负面的影响”。“互联网的 游戏规则 首要前提就是必须要严格地遵纪守法,然而今天的我并未能做到,甚至在一条错误的路上行走了很久。作为一个父亲,我感到愧对自己的孩子,因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未能做好他的人生榜样;作为一个互联网上略有名气的人,我愧对拥有数十万粉丝的这个 意见领袖 称号,因为我根本未能正确面对和把握自己,使自己成了现实的负面典型。”

  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办理中。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