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新闻频道 > 正文

古城墙翻开长沙千年历史

2012/2/17 11:23:24 [稿源:] [作者:] [编辑:肖娟]

  1月8日傍晚,长沙万达公馆工地,挖掘出来的城墙遗迹。图/记者沈荣华

  相关链接:保护长沙古城墙专家提出三个设想方案 你怎么看?

  潇湘晨报记者 周华平 徐海瑞 长沙报道

  一段古城墙,千年长沙史。

  长沙潮宗街古城墙遗址面世了,带来惊喜的同时,如何保护也成为莫大的难题。市民期盼已久的保护方案尚未敲定,而步步逼近的汛期,让保护古城墙变成了长沙市委、市政府及众多专家与时间的一场残酷赛跑。

  按往年汛期时间推算,湘江汛期将在4月1日到来。目前,长沙市防汛指挥部已给市文物局发函要求,4月1日前,必须杜绝古城墙及其周边区域的防汛隐患。

  4月1日,这个临界汛期的日子,成为悬在古城墙头上的利剑,也成为长沙市委、市政府和市文物局头上的剑。

  面世 去年11月,两段古城墙露面

  随着潮宗街古城墙的面世,一段长沙古城的历史也由此翻开。

  2011年10月底,在万达广场开建前,长沙市文物局考古研究所特别对该地段进行考古勘测,依据法律规定,考古勘测是在工程动工前的法定程序。正因为这次勘测,古城墙逃过了被开膛剖腹的厄运。

  古城墙面世后,万达方面停工。在考古专家的发掘之下,2011年11月下旬,古城墙(包括两段墙体)面世,目前还在进一步考古发掘中。

  经专家初步判断:一号墙体为明清时期长沙城城墙,二号墙体为宋代长沙城城墙,在二号墙体外侧,考古人员发现大量淤泥层,宋代城墙中,有一段是用架设树桩来稳固基础的。

  从目前发掘的情况来看,古城墙揭露了有叠压关系的城垣及与之相关联的大型建筑基址,时代跨五代十国、宋、元、明、清,层次非常清晰,是长沙乃至湖南城市考古史上第一次发现。已揭露的遗址中,宋代城墙长达120米,底宽6米,采用中间夯筑、两边砌砖的建筑手法;明清城墙在宋代城墙上予以夯筑加高、两侧以麻石护边,底宽达20米。

  在古城墙的南宋砖块上,发现了“忠义军”以及“长沙”“宁乡”等铭刻,与辛弃疾为代表的、发生在南宋时期的长沙民众众志成城抗金的故事有直接关系,城墙所在的潮宗门,还发生过抗元、抗清的激烈战事。

  这段古城墙是长沙城市考古的又一次重要发现,填补了长沙城市发展史又一处空白。

  考验 46天,湘江汛期前要完成抢救

  古城墙记录着长沙这座城市曾经的繁华与战乱。考古发掘和保护方案的论证过程,就是一个与时间赛跑的过程,它最宽限的时间节点是4月1日,而这个节点越来越近,离现在只有46天。

  近日,长沙市文物局长曹凛接到了长沙市防汛指挥部来函:湘江汛期临近,4月1日前,古城墙及其周边区域不利于防洪的设施都要整改到位。而这个古城墙的原址基坑,离湘江仅150米,古城墙底下15米为松散填土和强透水的沙砾层,汛期来时,随时可能导致管涌,是此次防汛中的重点整改对象。往年汛期,此区域曾多次出现险情,存在巨大的防汛隐患。

  古城墙遗址基岩埋深15米左右,基岩面标高与湘江河床标高相近。该区域地质结构复杂,地下水与湘江水互为补给,联系密切,江水对地下水的回流补充作用明显,且上层滞水与孔隙水间缺乏稳定的隔水层。

  “时间紧迫,”长沙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剑飞很焦虑,他算了一下,“只剩下46天,这46天里,要完成后续的考古工作,要确定保护方案,上报国家文物保护局,还要在方案敲定后,对古城墙进行拆分,进行实验室技术处理……”

  46天,如果不能完成这些工作,这段古城墙也许将面临灭顶之灾。不仅如此,一个城市的防汛安全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经过多次多方专家论证,目前长沙市政府和文物部门已形成相关方案,正在上报省文物局,省文物局正在抓紧上报国家文物局,以便跑赢这生死存亡的46天。

  保护古城墙,大家都在做什么?

  “在这46天之前,政府和企业干什么去了?”面对本报记者的疑问,长沙市文物局局长曹凛很委屈,“其实不止这46天是赛跑,从发现古城墙开始到现在,每一天都是在考古与寻找保护方案上和时间赛跑。”

  1

  政府 5次会议,4次专家论证

  “从古城墙面世后至今,市政府召开了五次会议,省市文物局进行了四次专家论证。”市文物局相关人员透露。为证实这个说法,记者昨日通过多种途径,找到了这五次会议的会议纪要或备忘,以及省市文物局的相关函件及专家论证的记录。

  2011年11月29日,长沙市委常委、副市长陈泽珲主持召开协调会,会上,他指出“要向历史负责,不能马虎对待”,并明确文管部门要全力以赴,由市文物局局长曹凛牵头,万达公司方面明确专人,并现场指挥等。

  2011年12月7日,主管副市长主持召开会议,急催文物部门工作进度,专题研究古城墙保护事宜。此后,长沙市文物局先后组织了两次专家论证,论证古城墙的价值和保护方案,并上报。

  今年2月7日,市政府第三次召开专题会议,同时邀请了有关文物、建筑、规划、水文、地质、岩土等方面专家七人,请专家们对保护方案进行研讨论证,并形成意见。2月9日,长沙市政府综合专家论证意见,发函湖南省文物局,就保护方案征求意见。省文物局召开专家论证会,并回函。2月12日上午,市政府再次召开专题和专家论证会议,并回函省文物局。

  2月12日下午,张剑飞、曹凛和汪涵、柳肃、龚晓跃、刘三爹等人一起来到发掘现场,考察古城墙及其周边环境,包括名流、专家、平民及媒体各方面的代表,之后召开座谈会,交流目前市委和政府在古城墙保护方面的工作和进展,面对面地听取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其中,汪涵是召集人之一。

  2

  民众 文化、建筑界与市民集中关注

  与此同时,在网络上,网民的关注也是铺天盖地。微博上正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一个议题:“拯救长沙古城墙”,而网络上也出现了骂声与“哀悼”声。“古城墙可能保不住了。”——建筑专家柳肃的一个微博更让很多人深叹无奈。

  “其实我是漏发了‘原址’两个字。”一直关注古城墙命运的柳肃,有些不好意思,他的原意是“古城墙的原址恐怕保不住了”。由于漏发“原址”两个字,大量市民和网民以为古城墙就此不保了,为此一地叹息,并通过微博发酵。

  “保护还是不保?”听说民间正为此选择题揪心,张剑飞觉得很意外。“必须要保护,而且要确保。长沙是历史文化名城,不能没有历史的记忆。政府的态度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张剑飞说。

  “这段古城墙关乎长沙的历史,是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城市发展史上的活标本,”关于古城墙的意义,张剑飞十分在意。多次的专家论证,一为证实古城墙的价值所在,二为寻找更好的保护方法。

  “政府在信息方面的不透明,也是导致各种猜疑流言满天飞的原因?”记者追问。

  “因为还在论证阶段,需要征求各方专家意见,还需要按法律规定程序,向省文物局、国家文物局层层报告和审定,才能确保方案更科学、更符合法律。在没有权威认证前,政府不能信口开河,必须有法律依据,有科学依据后方可公布,”即便如此,张剑飞仍然感谢专家和市民对古城墙的关注,“讨论和关注的过程,实际上对提升文物保护意识,是最生动的一课。”

  3

  企业 日损50万,万达把保护放首位

  自古城墙发现至今,长沙开福万达广场有限公司其所处工地一直停工,并作出地下文物保护利用整体方案报总部,启动文物保护工程施工……长沙开福万达广场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在保护方案确定后,万达将全力配合有关部门做好古城墙保护工作。“我们初步算了一下,停工期间,我们每天损失的资金成本大概是50万元。”该负责人强调,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将保护古城墙放在首要位置,并希望更多市民能够理解其为保护古城墙所作的努力。文物部门负责人对此确认,并认为,万达公司在这次考古中勇担社会责任。

  因临近汛期,古城墙的保护尤显紧迫。长沙市委市政府、市文物局已将相关方案报省文物局,省文物局将报国家文物局,这个过程,也将是一个奔跑的过程。至截稿时,记者获悉,15日一早,长沙市文物局局长曹凛和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将带着情况和方案飞赴北京,向国家文物局汇报古城墙保护情况。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