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环球频道 > 正文

现实主义荷兰拒绝再当千年老二

2010/7/8 10:00:48 [稿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张晓舟] [编辑:实习生:李瑞英]

  中新网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这就像一个一直紧握咸猪手板着死脸爆着黄牙满嘴葱蒜味儿的爷们,突然冲你嫣然一笑,并翘起兰花指捏着牙签,绽开一口洗白的玉笋,将一丝龙虾嫩肉徐徐剔出……

  这就像一个性冷美女,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扑过来,幽幽道:官人我要,又一个鲤鱼打挺:官人我还要……

  荷乌大战中场休息后范德法特就扮演了这么一个“官人我要,官人我还要”的角色。荷兰仍在继续狗屎运,斯内德不管怎么往门里弄——— 不管是射还是传——— 对方总有办法帮他把球弄进去,假如他冲一群大象射,相信也总会有一个大象内奸挺身而出,用象鼻把球甩进门里。然而范马尔维克这次破釜沉舟的换人,还是既带来了胜利,又不再像之前一样赢了球还挨骂,荷兰队久违地有了那么一点“双赢”的味道。终于骚了一把,于是罗本赛后被队友扒下裤子,露出一个颇具冠军相的屁股。而范马尔维克,作为一个颇具冠军相的闷蛋,昨天在灰衣与白发之间加了一条黑围巾,立马闷骚起来,我怀疑这条黑围巾是范德法特送的。还可以再送张陈奕迅的《黑白灰》给他吗?总之这位黑白灰老兄似乎一下子从屎坑边缘迈向天上人间。还能再系条红腰带吗?

  越来越功利的世界,让你想到当年某些个推心置腹肝脑涂地的傻逼朋友,某些个玉树临风摧枯拉朽的浪子狂人,如今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牛逼哄哄地坐在你面前,要跟你洽谈合作实现双赢要跟你大干快上共创未来,那些失恋的疯狂,那些傻逼的浪漫,都雨打风吹去,是我们改变了这个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假如荷兰能夺冠,那么它是不是橙色究竟有没有那么要紧?当年巴西夺冠,不也是以一种对桑巴足球多少有所背叛的方式吗?那么能否也允许郁金香以狗尾巴草的姿势怒放一把?当色狼沦为色盲,当郁金香变成狗尾巴草,当你信仰成王败寇的真理,你于是一屁股霸占了这个世界,同时失去了你自己。对这届巴西队来说则是既失去了自己又失去了世界,而对荷兰队来说,他们尚有希望既豪夺这个世界,而同时还能找回自己。虽然这实在像重婚罪一样奢侈。

  从米歇尔斯和克鲁伊夫的1974到范马尔维克和斯内德的2010,或许就是青春完整的一个历程。一场昏天黑地的街头野战,转瞬变成成功人士的同学会,你年少轻狂的小jj,如今吹响了进军世界500强的号角。

  最后从500强进军2强!但荷兰人再也不想那么二了,他拒绝再当理想主义的千年老二。现在他对世界伸出一根指头,也许是大拇指,也许是小拇指,当不会是中指。

  现实主义老大,对着胆敢对世界说不的理想主义老二,说不。官人我不,官人我不嘛……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