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环球频道 > 正文

世界杯裁判郁闷:随时备防弹衣 受外语脏话培训

2010/6/26 15:11:10 [稿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编辑:周为]

  赛场上,他们的每一个决定都“至高无上”,甚至重要得足以影响球队命运;赛场下,他们备受指责,生活孤独寂寥……

  随时准备防弹衣

  金哨罗塞蒂无疑就是意大利人认定的“科里纳接班人”,事实上,43岁的他在世界杯的执法场数已经超过了那位最有名的同行。

  加纳对澳大利亚的比赛中,罗塞蒂吹罚了科威尔门前手球并掏出红牌。赛后,罗塞蒂收到了死亡威胁。“是的,没错。做裁判就得准备防弹衣。其实,在场上和在电视机前是完全两回事。我理解他们的心情。”

  罗塞蒂说,每次吹完一场比赛后是很累的,因为从第一分钟到最后一分钟都得全神贯注,不能有丝毫分神,而这种专注程度与是否世界杯比赛无关。“每一场比赛后我都会看录像,如果发现有误判,我会非常愧疚,恨不得挖个坑躲起来。”

  罗塞蒂感叹说:“其实当裁判是很孤独的,经常成为教练、队员、球迷指责的对象,但是这份工作总得有人去做啊……”

  “扔掉”手机和电脑

  英国裁判韦伯生活中是一位警长,他诉苦说,为世界杯担任裁判的日子必需过“全隐形”生活。

  “我们生活在封闭的环境里,住的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庄园,电话掐断了,个人手机和电脑也必须上交。在世界杯期间,我们在哪连家人都不知道,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如此严密的监控,其实是出于FIFA对赌球渗透的忧虑。不过韦伯很严肃地说:“每个来世界杯的裁判都是为公平和正义来的,否则最终是咎由自取。”

  西班牙输给瑞士是本届世界杯的第一个大冷门,那是韦伯在南非的第一次登场。赛后,没有任何西班牙媒体指责裁判,已经足以肯定韦伯的表现。

  韦伯说:“18岁之前我是踢球的,打前锋呢,不过爷爷和父亲都觉得我不是那块料,所以我转行干起了球员的对家。”

  迅速适应“呜呜组啦”

  在南非的赛场上,“呜呜组啦”必然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事实上,比起场上的球员,裁判们遇到的困难更大。

  意大利金哨罗塞蒂坦言,千万个大喇叭对裁判的执法产生了直接影响,“这是肯定的,这里的赛场非常吵,一开始的时候我根本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包括耳机里搭档的呼叫。但是你有什么办法?作为一个裁判就是应该适应比赛。我只能强迫自己,用两三分钟去适应,最多也就两三分钟了。”

  接受“脏话”外语培训

  本届世界杯的裁判们经历了最令人不愉快的“外语培训”。

  巴西裁判卡洛斯·西蒙在本届杯赛执法英格兰队与美国队的比赛前便加紧补习英语,为的就是不让任何在场上骂脏话的英美两国球员漏网。霍斯曼告诉巴西媒体说:“我们必须听懂球员们的一些常用语,当他们大喊大叫时,我们要能够对他们的言语做出正确的判断。”

  据国际足联统计,参加南非世界杯的球队官方语言共有11种,这的确够裁判们学上一阵了。

  国际足联不是危言耸听,因为不少大牌球星素以脾气火爆、满口脏话著称,这其中就包括英格兰队前锋鲁尼。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