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环球频道 > 正文

对话欧洲金哨:曾有人想杀了我 错判其实很内疚

2010/6/23 13:51:37 [稿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编辑:实习生:李瑞英]

  中新网据辽阳晚报报道 看意甲和英超的球迷都知道,罗塞蒂和韦伯是两位世界级裁判,他们不仅在本国联赛中被誉为“金哨”,而且在国际赛场上也深受欧足联和国际足联信任。他们的执法水平在世界杯、欧洲杯当中经受了考验。

  那么,与中国的裁判相比,这两位鼎鼎大名的世界级裁判到底有什么高明之处呢?也许会有人说,他们是来自高水平的联赛,所以环境造就了他们,事实上并不完全如此。

  罗塞蒂:裁判在场上很孤独

  记者:这次执法南非世界杯对乌乌祖拉适应吗?

  罗塞蒂: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有点不适应,因为声音很响,在赛场上根本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不过,随着比赛的深入,在两三分钟之后,我就差不多能适应了。这是南非的特色,也是非洲的特色,所以作为裁判和球员都得学会享受比赛。

  记者:执法世界杯的压力比执法联赛大吗?

  罗塞蒂:其实不论是在意大利还是在南非,执法比赛的压力都非常大,不过我是裁判,这就是我的工作,我必须要做好。

  记者:在意大利执法联赛你每周都要承受巨大的压力,这会使你感觉疲惫吗?

  罗塞蒂:很累,因为一个裁判在比赛现场,需要从第一分钟到最后一分钟始终高度集中精力。世界杯这样的大赛,对裁判要求就更加严格,我必须对我自己做出的每次判罚负责。其实,裁判在场上是很孤独的。

  记者:你在比赛结束后会看录像找出自己的错误吗?

  罗塞蒂:是的,有时候看到录像,发现自己的判罚有偏差,就会有一种很愧疚的感觉,这会让我不断地纠正错误,在跑位和观察等方面不断提高。

  记者:为什么不利用现场的大屏幕来当即纠错呢?

  罗塞蒂:这个问题以前就有过争论,但足球比赛是一种连贯的运动,如果将其割裂了,观赏性就会受到影响。一个判罚出现了争议,大家都停下来仰着头看大屏幕,那比赛就会无数次中断,所以要保证比赛的观赏性,就必须控制好节奏,力争判罚准确。

  记者:有球迷指责你在判罚澳大利亚队科威尔手球问题上出现了失误,还有球迷想要你的命,你知道吗?

  罗塞蒂:是吗?那我得买防弹衣了。其实,我想说一点,在比赛场上看比赛和在电视机旁边看比赛是完全两回事儿。我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我想他们不会这么做。

  记者:都说你是一个严厉的裁判,跟科里纳一样?

  罗塞蒂:作为裁判,一定要果断,他们说我严厉,可能是因为我在比赛中比较坚决的缘故。其实,在赛场上,大家要做到相互尊重。

  韦伯:有球迷想要我的命

  记者:您的职业是一名警长,对您当裁判有帮助吗?

  韦伯:这其实是两个领域的事情,我不会拿着枪和手铐到赛场来的!(大笑)但是有一点是相通的,就是都要力求准确,我们在赛场上要尽量避免失误,不破坏比赛的节奏,要力求公平公正。

  记者:大家都会更关注裁判对点球和红牌的判罚,你们是不是在这方面会更小心?

  韦伯:是的,这些都是会影响到比赛的判罚,但我们也有标准,要根据球员的动作、触球的部位以及场上的形势来判断。所以,我们在场上的跑位很重要。比如判断一个铲球的动作,如果它本身是非常干净的,可是从另外的角度看,可能看上去是恶意的,如果判罚了犯规,就会影响到比赛进程。我们会根据形势来具体判断,当然有时候也需要助理教练的协助来判断。

  记者:美国队那场比赛就出现了禁区内点球判罚的争议,你怎么看?

  韦伯:那场比赛当中,美国球员是不是推了对方球员,主要的争议是在这儿。在禁区内的点球判断,我们有很多的具体标准,比如美国队这个推人的球员,他的胳膊的动作是否对进攻球员的得分产生影响等,具体情况就需要主裁判做出判断。

  记者:刚才罗塞蒂说,很多球迷恨你们入骨,你受到过威胁吗?

  韦伯:是的,我们在比赛中执法,球迷们都认为我们是敌人。如果他们的球队输了球,他们就会指责我们,有一次,一位利物浦队的球迷在球队失利后非常愤怒,他在网上发了一条消息,准备要在几天之内杀了我。

  记者:你在比赛中经常向球员解释自己的判罚,为什么不向球迷也说一说?

  韦伯:在比赛中,在有时间的情况下,我需要向球员和教练解释我的判罚,因为我要保证在场上的这些人有一个和谐的关系。但是,在比赛结束之后,一切就都过去了。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