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永州站频道 > 正文

抗战老兵周祖邰:误炸差点要我命

2015-09-07 09:42:00 来源:红网永州站 作者:洋中鱼 编辑:刘林霞

  周祖邰:误炸差点要我命

  □洋中鱼

  有这样一个抗日老兵,他当过机枪手,也当过文书,他在抗战烽火中,没有挨过鬼子的枪弹,却差一点死在自己的炮火下。日前, 94岁的抗战老兵周祖邰,向笔者讲述了自己不一样的抗战故事。

  打下了一架飞机

  周祖邰出生在零陵区喜塘乡花山岭村,有两个哥哥,三兄弟都当过兵,为国家出过力。

  民国三十年(1941年)抓丁,二哥在生病,周祖邰到了年龄,因为保长日夜带人来家里敦促,只好去当兵。

  抓丁时,部队获悉周祖邰有点文化,就安排他去柳州的防空学校直属部队。在部队防空学校直属高射炮兵第四十七团三营七连,当观测员。

  当时,柳州战事频繁,鬼子飞机经常来轰炸,天天响防空警报。

  有一天上午,鬼子飞机来了9架,计划轰炸柳州的铁路大桥。中方获悉,下令防空部队形成密集火力网,鬼子飞机无法实施炸桥计划,因又装得太重,只好往农村丢炸弹,结果炸死了一个老百姓。

  十点左右,周祖邰和战友用高射炮打中了一架飞机,看见飞机冒烟歪歪斜斜飞出了视线,不知落在何处。于是往上报喜,打下了一架飞机。

  差点被误炸夺命

  1944年10月,柳州失守,周祖邰跟着连部去贵阳,途经距广西南丹县城东南方向约四五十公里的六寨镇,在那里歇息。九十七军军长陈素农看见南丹的六甲、拔贡、八圩等火车站已经无人管,车箱货物无主。为了不资敌,电报重庆请派飞机轰炸六甲、拔贡、侧岭、八圩一带车站,破坏军用物资并阻击进入六甲和拔贡的日军。

  11月25日下午一点左右,9架飞机突然出现在六寨街上空盘旋一阵后俯冲低飞,扔下无数重型炸弹,又盘旋俯冲用13毫米机关枪轮番扫射,然后向麻尾方向飞去贵州。

  飞机炸后,六寨尸满街巷、伤者无数、哀号遍野。四战区长官司令部特务团死亡过半,军训部中将陈克球,干训团少将教育长王辉武,8个上校和200多名长官及800多名士兵都葬身于美机的炸弹下。周祖邰的团长也被炸死了,肠子都流了出来。当时,他在一个小房间里干活。飞机来时,周祖邰下意识地扑到一个垃圾坑,躲过一劫。

  后来才知道,九十七军对空联络指明是要求炸六甲,美机领航译音错误,把“甲”译成“寨”,一字之差,使近万人死于非命。

  内战被俘遣送回家

  1944年11月,周祖邰到达贵州,在贵州瑶山里打游击。

  由于六甲被轰炸之后,原部队不存在了,军需学校招考,周祖邰去考,到重庆本部狮子山读书。在军需学校读了一年半。1946年以少尉身份被分到河南郑州第一兵站总监部当会计。1948年11月,撤往南京,在南京第一补给区司令部呆了几个月,在后勤部协助管账。

  1949年5月,南京解放前夕,周祖邰带着妻小逃到浙江。在江山县被解放军俘虏。之后,解放军发了遣送证,周祖邰爬火车回了老家。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