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小康路上】水利篇:为有源头活水来

2016-01-04 13:51:03 来源:红网 作者:刘娜 编辑:李子璇

2014年以前,古丈县的向文好一直需要步行到一公里外挑水吃。

2014年以前,古丈县的向文好一直需要步行到一公里外挑水吃。

村里通了自来水后,六十多岁的鲁冬翠可以在自家门口洗衣服了。

村里通了自来水后,六十多岁的鲁冬翠可以在自家门口洗衣服了。

安乡对县里的重点水源地进行了保护。

安乡对县里的重点水源地进行了保护。

通过手机APP,能随时查询安乡几大水厂的水质状况。

通过手机APP,能随时查询安乡几大水厂的水质状况。

嘉禾县茂林村工人正在安装给水管道,目前全县273个行政村 (居委会)用上了自来水。

嘉禾县茂林村工人正在安装给水管道,目前全县273个行政村 (居委会)用上了自来水。

盘江水库是嘉禾的水源建设中心供水区,目前大坝在进行除险加固。

盘江水库是嘉禾的水源建设中心供水区,目前大坝在进行除险加固。

供水站建在了家门口,嘉禾农民用水买水更方便了。

供水站建在了家门口,嘉禾农民用水买水更方便了。

    
  时刻新闻记者 刘娜 古丈、安乡、嘉禾报道
  
  清晨6点,天才蒙蒙亮,在公鸡的啼鸣中,湖南省古丈县高望界乡长沙洞组的农民向文好起身了。一根扁担、两个水桶、步行到一公里外的水井处挑水,是他醒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这样的习惯已经持续二十多年了。
  
  然而,在2014年村里实行集中供水后,向文好再也不用每天这么麻烦了。家门口有了水龙头,拧开开关,自来水哗哗地流。
  
  推进集中供水工程 高寒山区农民告别饮水难
  
  从菜园里摘了大白菜,向文好拿着水盆接了自来水,坐在自家门口麻利地洗起来。“以前用水都要去山里挑,哪有这么方便哦。”向文好感慨道。
  
  向文好所在的长沙洞组共有21户人家,141口人,2014年以前,用水全靠肩挑背驮。一公里外的水井是离村最近处的水源,全村男女老少的生活用水全靠它。
  
  “一般一天要担两趟水,早上两桶、晚上两桶才够全家用。”向文好一家7口人,每天挑水的重担都落在他身上。天晴时还好,一公里的山路他也走习惯了。有时遇上下雨下雪天,泥泞的山路才让他头疼。
  
  “记得有个冬天,我挑着两桶水走在半路,脚下一滑就摔倒了,木桶都摔烂了,水撒得全身都是。”向文好说,那时他想的不是人摔跤了怎样,而是水泼撒了可惜。
  
  这还是有水的时候,等到天旱水井里的水都不足时,他就要到山沟沟里去找水,多走了几公里不说,还不一定能找够量。而家里没有青壮年劳力的,就要靠雨季接的雨水和屋檐水过活。
  
  像向文好这样饱受吃水困扰的还有古丈县其他边远山区的乡民。“地无百亩平,路无一里直”一直是古丈的真实写照,山高坡陡,水源缺乏,保水能力差。
  
  此外,古丈县内人口居住比较分散,交通闭塞,许多农民大半生都饱受吃水难、吃水不安全的困扰,危害着他们的身体健康,也影响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为了让山区的百姓早日喝上自来水,古丈县把农村安全饮水建设列为全县重点民生工程之首。
  
  2014年,高望界乡的集中供水工程得以实现,通过及时组织实施,新增4处水源点,新建300m³蓄水池一个,铺设管道13090米,安装水表165块。目前供高望界乡集镇、学校、焦坪村、高望界村(长沙洞组、白岩坪组、老实坪组)共3560余人饮水,有效解决了高望界乡的村民饮水难题。
  
  据古丈县水务局局长张二平介绍,在十二五期间,古丈县实施的农村安全饮水项目有50个,项目覆盖12个乡镇,55个村,13个居委会和20所学校,总投资3242万元,解决安全饮水人口65654人。
  
  “水与群众生产生活息息相关,农村安全饮水问题一直是头等民生大事。”张二平说,自十二五规划实施以来,古丈县水务局始终坚持把农村安全饮水问题,作为解决民生问题大事来抓。通过不懈努力,解决了相当一部分农村人口安全饮水难题,实现了全县农村乡镇集镇建有集中供水水厂,群众用上自来水。
  
  通过修建饮水工程,除了农民吃水难的问题得到解决外,受益区农民从繁重的挑水、背水劳动中解放出来,集中精力投入到农业、工副业生产中。不少农民还利用饮水工程的多余水源,积极发展了养殖业、种植业,搞庭院经济,拓宽了致富门路,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自来水“村村通” “水窝子”群众喝上放心水
  
  不同于古丈境内的山峦重叠,常德安乡是一个纯湖区农业县。安乡,处于长江“三口”(松滋口、太平口、藕池口)和澧水注入洞庭湖的必经之地,素有“水窝子”之称。可惜的是,地处“水窝子”的安乡人民,却面临同古丈群众一样的困境——没水吃。
  
  “我们村以前基本都是用压把井,一般打个四五十米深就有水吃。”安乡县深柳镇官保村二组的村民刘海荣告诉记者。虽然有了水吃,可是刘海荣的心还是隐隐不安,因为这井里打来的水,稍一沉淀便带有紫黑色,喝起来还有一股铁腥气,“当时只有这水,不喝也得喝”。
  
  天长日久,刘海荣的担忧终于成了现实。2012年,他被检查出有肾结石。与他相似,村里还有不少人也被检查出了胆结石、尿结石等毛病。原来,安乡的地下水普遍存在着铁、锰、氨氮等指标超标的问题,采用压把井吃浅层地下水,基本没有净水和消毒,是不能直接饮用的。而安乡,曾经有77%的农村人口采用这种吃水形式。
  
  在安乡,还有的农民则选择吃沟、港、池塘、湖泊地表水。可是由于农业生产农药化肥、工业废气废水废渣以及血吸虫的影响,水质污染愈发严重,地表水也不能直接饮用。安乡县52.1万的农村人口均属饮水不安全范围,面临“水窝子里没水吃”的困境。
  
  面对这一现状,安乡县“把城乡饮水安全作为幸福安乡一号工程来抓”,加大投入力度,加快项目建设,促进了水源工程“由分散到集中、由地下到地表、由独立到联网”三大转变,实现农村供水扩规提质,加大了安全饮水保障。
  
  据安乡县水利局局长汤一平介绍,目前安乡县兴建的36座中小农村水厂,通过管网辐射,达到了村村通自来水的目的,解决了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在此基础上,他们还创新思路,自我加压,规划新建黄山头、县二水厂和同兴三座大型水源工程,与36座中小农村水厂进行对接并网供水,达到确保水源,提升水质,全面解决全县农村居民饮水安全问题。
  
  “目前县二水厂建成在即、年底运行,黄山头大水厂已启动建设、明年建成投产。同兴大水厂今年底完成可研、初设等前期工作,2016年开工建设,2017年可完工通水。新建的水源工程将从松滋河和澧水取水,不再抽取地下水。”汤一平如是说。
  
  “一打开水龙头自来水就来了,吃水方便又卫生,心里更踏实了。”刘海荣那颗长期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去了。说到水质安全卫生,这不仅仅是他的一个主观感受。
  
  在安乡县水利局,记者看到了新建的县水质监测中心,仪器室、微生物室、理化室一应俱全,通过专业人员对水厂出厂水质进行检测,每月巡检出具报告,《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中的常规42项指标都能检测。同时通过互联网或是下载专门的“水质监测”APP,水厂、监管部门、用户都能随时了解水厂水质状况,真正喝上放心水。
  
  城乡供水一体化 同质同服务水源流入千家万户
  
  12月16日下午,湖南省嘉禾县龙潭镇虾塘村村民王土湘来到了龙潭镇供水站,拿出水卡和100元钱,短短几分钟完成了充卡缴费。就在2014年下半年,虾塘村通了自来水,供水站也建在了家门口,王土湘的生活着实方便了不少。
  
  “以前村里用水很紧张,几乎没多少富余的水。现在不仅吃上了安全水,家里的热水器也常常用了,可以舒舒服服洗个澡。”王土湘说,现在日子过好了,农民也吃上了自来水,城市和农村是一样的。
  
  王土湘所说的“一样”并不单单指同饮自来水,而是实实在在的城市居民和农民用水享受“同水源、同水质、同水价、同服务”。
  
  嘉禾县行廊镇白竹园村村民胡军,家里刚建了新房,在外墙拆除脚手架时,发现自来水管道在漏水。在拨打了自来水公司的一个抢修电话后,短短十几分钟,维修人员就来到了现场。“我们是下午2点10分接到的电话,大概2点20分就有维修人员赶到现场。经过现场勘查,发现管道漏水不是人为损坏,没有收取任何费用。”嘉禾县自来水公司城乡供水一体化进村入户建设办公室主任彭伟华表示。
  
  根据部署,嘉禾县的城乡供水一体化工程总体布局以盘江水库、泮头水库为水源建设中心供水区;以金山水库、江里水库、高峰水库、邹山水库、岛石泉水为水源建设重点供水区;以千家洞水库、双口洞水库、高寨水库为备用供水区;同时,盘江水库、泮头水库、邹山水库、金山水库的供水管网相互连通调节,确立了“一个中心、五个重点、三个备用”供水格局。规划保证全县13个乡镇、273个行政村(居委会)、41万城乡居民,都有供水水源,城乡供水规划覆盖县域全境。
  
  截至今年10月底,嘉禾县累计投入城乡供水一体化建设资金2.76亿元,一、二、三、四期工程已顺利竣工,建成农村安全饮水供水工程7处,设计日供水能力为5.63万吨,30.1万农村群众用上了自来水,农村人口饮水安全覆盖率达到81.3%,行政村供水覆盖率达到100%。
  
  嘉禾县水务局局长李奋鸣表示,民生普惠,先行先试,嘉禾城乡供水一体化建设,彻底改变了广大农民长期依靠井水或堰塘水的历史,饮水安全得到了保障。同时,通过实施城乡一体化供水,也初步理顺了城乡供水管理体制,实现了区域间水资源的优化配置。“我们的管理上坚持了‘四同时’,把供水站延伸到了乡、镇、村,实现了服务的‘零距离’。自实施城乡供水一体化工程以来,嘉禾县民调工作群众满意度2014年跃升至了全省第9名”。
  
  省水利厅:2020年末农村自来水普及率达80%以上
  
  从古丈到安乡,从安乡到嘉禾,喝上放心水的群众一个个交口称赞。农村饮水安全问题是涉及民生的大事,就全省而言,整个“十二五”期间,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是怎样的情况呢?
  
  湖南省水利厅副厅长钟再群给记者算了一笔帐,“十二五”期间,全省建成各类农村供水工程7747处,新增供水能力260万吨/天,累计解决了2414万农村人口的饮水不安全问题。“2005年前全省的农村自来水普及率不足15%,如今已经近60%。全省70%以上行政村通自来水,湖区90%以上行政村通自来水。”钟再群表示,按照“先重点后一般、先集中后分散、先水质后水量”的建设思路,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不断增速提质,取得了明显实效。
  
  下一步,钟再群强调,“十三五”农村饮水巩固提升工程,将通过采取新建、配套改造、升级联网等方式,进一步提高农村自来水普及率、供水保证率、水质合格率和工程建设管理水平。“具体目标是:到2020年末全省农村自来水普及率达80%以上,全省农村集中供水比率85%以上”。
  
  根据这一目标,下一步,围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总体目标,省水利厅将以“城乡供水一体化、区域供水规模化、工程管理专业化”统筹规划全省“十三五”农村饮水工作,拓宽投融资渠道,建立工程运行管护长效机制,多措施推进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建设。
  
  记者手记:如果我是水
  
  如果我是水,我会诉说。
  
  我是水,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需要我,但你们却认为我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
  
  地球被水包围,但只有1%的水是能够为人类所用的淡水。中国是水资源大国,但人均淡水资源量仅为世界人均占有量的1/4。湖南水系丰富,湖泊众多,在2010年前,农村仍有上千万人口饱受吃水难,吃水不安全的困扰。
  
  在古丈,我看过年近古稀的老人颤颤巍巍地挑着木桶去担水;在安乡,我看过意气风发的青年望着泛黑色的井水直发愁;在嘉禾,我看过风尘仆仆的归子回到老家却没有富余的水冲个澡……
  
  水,对于他们珍贵无比,是生命之源,对你们也同样如此。
  
  如今,我欢腾地奔流在山野间,随着自来水管道奔赴千家万户,“方便”、“干净”、“安全”是听到最多的词语。
  
  人们心里踏实了,我却生出淡淡的忧愁:农民饮水安全逐步得到保障,但我存在的重要性你们真正意识到了吗?
  
  我是水,司空见惯,但存在着,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