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资讯频道 > 正文

魏基成 :做慈善上瘾的企业家

2013/4/9 16:48:16 [稿源:湖南广播电视台法制周报] [作者:] [编辑:雀雀]


北京朝阳区聋哑人戴上助听器听到声音后拥抱魏太太(左一)表示感谢,右一为魏基成
 
  魏基成 :做慈善上瘾的企业家
  
  本报记者 陈松龄 文/图
  
  2012年10月22日,新华社官方微博“新国际”发出一条微博,称澳大利亚华人慈善家魏基成拟向中国听力障碍儿童捐10万只助听器。 但仅几天,就有聋儿家长质疑所捐产品属于较落后的模拟式助听器,不适合儿童。面对质疑魏基成说,自己不会放弃,捐赠的这款助听器卖到欧洲、美国、日本,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说不适用于小孩子,适合不适合要看个体情况。
  
  “这也是个好事,媒体的宣传让更多需要助听器的人知道我这里有免费的助听器。”3月28日,魏基成先生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面对质疑和指责,他曾想放弃,“但是为了那些不能听见的人,我下定决心,再捐12万台。”
  
  “相片里听得到笑声”
  
  魏基成开始捐赠助听器缘于一场演出。
  
  2005年春晚,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千手观音》惊艳了大江南北,也红到了澳大利亚悉尼。魏基成当年为千手观音艺术团捐献了10万元人民币给她们做衣服,第二年打算再捐10万的时候,艺术团的负责人询问他是否可以把钱挪用去买助听器。
  
  魏基成得知艺术团还有60个孩子没有助听器,他就回信给对方说可以再捐10万元。“我一想到那些没有助听器的孩子,就开心不起来了,于是我就再给10万元给那个老师,让所有孩子都有助听器,唯一的要求是给我寄一张大的合影。”魏基成说,从合影照里听得到孩子们的笑声。
  
  2012年9月,魏基成去福建谈生意,本来预备了4天时间来商量生意上的事情,结果一天半就完成了,便委托朋友牵线给泉州一所聋哑学校捐助听器。
  
  “一位老师试戴后表示听到声音了,我很高兴。”魏基成说, 但他后来在这位老师后面喊她时,发现她没反应,“我赶忙跑到她前面问怎么听不到我叫她。”这位老师说:“我听到了啊,但我听不懂你那是在叫我。” 魏当时眼泪快掉下来,他知道助听器对这位老师来说太迟了。“如果能够从小给有需要的孩子戴上助听器的话,他有机会不变成聋子。”魏基成表示,“一定要给每个孩子戴两个,让他两耳能够平衡起来。”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魏基成跑去市场买了一些助听器拆开来,刚开始打算自己做,后来还是决定找专业的供应商,第一单是3万个,捐给国侨办1万个、西藏1万个、湖南1万个,现在已经捐到4万个了。
  
  “做着慈善容易上瘾的”
  
  魏基成的老家在广东揭阳,他的父母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向家乡捐献,“从‘大跃进’时期,爸爸妈妈就常常从香港带来猪油、面粉、白糖、万金油等来到揭阳那边,送给老乡。”他从小跟着父母做善事,耳濡目染。父母过世之后,他还为揭阳捐建了一座幼儿园。
  
  魏基成1985年移民澳大利亚,由于早年在香港从事卫生纸品生意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重操旧业,在澳洲创立了ABC卫生用纸品厂。初到澳洲时,语言上的障碍与对环境的不适应让魏基成的生意频频受挫,然而他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在众多澳洲品牌中站稳了脚跟。ABC纸业公司也闯入全澳百强大型供货商之列,名列第47位。
  
  “当我看到病人拆开纱布,重获光明那一刻的喜悦与兴奋,我被感动了。我当时就想,这才是我退休后该做的事情。”魏基成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说。
  
  从2002年开始,魏基成开始赞助白内障手术,“澳洲有个‘中国光明之行’,带澳洲的医生来中国做免费白内障手术,每次来我都赞助1万澳币,我当时打算2008年退休,所以2007年就跟着医生团队来做白内障手术。”结果做着做着“就上瘾了”。
  
  魏基成赞助的光明列车白内障手术不论身份、不查家境。在柬埔寨,受他资助的白内障手术已经做了23000例左右。“在中国合作的三家医院也做了9000例了。在中国做比柬埔寨贵一点,需要100元澳币。”
  
  “只有自己亲自去做,才能真正感受到他们的需要”,这位旅居海外心系祖国的企业家说,他捐赠的老花眼镜全部经过亲自试戴,并和厂家沟通加装了防紫外线镜片。目前,魏基成正在运营三个慈善机构:ABCTissue光明列车、ABCTissue天籁列车、ABCTissue慈善列车。他表示,“捐钱并不能完全体会到慈善事业的意义,亲自为聋哑人戴上助听器,看见他们快乐地笑,才体会到自己做的这些都是值得的。”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